师大古籍收藏之库 几代图书馆人薪火相传|图书馆|馆藏_ 新闻

  • 时间:
  • 浏览:32

  原标题:师大古籍收藏之库 几代图书馆人薪火相传

  来源:上海师范大学

  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集体编著的《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普查登记目录》,近日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正式出版。

  《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普查登记目录》的出版,标志着由我校学者、馆员承担完成的这一国家“中华古籍保护计划”项目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这一成果的最终完成实有赖于图书馆先哲栉风沐雨,薪火相传;中生代时贤筚路蓝缕,玉汝于成;新时代馆员始于初心,成于坚守。

  栉风沐雨,薪火相传

  1954年9月,以原华东速成实验学校图书馆为基础的上海师范专科学校图书馆正式创立。后十余年,虽诸事草创,人物固乏,幸有曹礼吾、陈子彝两位主任(馆长)前赴后继,子彝先生更是殚精竭虑,使人员广进;与徐恭时先生等协定古籍采集方案,除四部要籍外,广购丛书、方志、诗文集、近代史、书目以及上海地方文献,使古籍庋藏日增,本馆古籍之三分之二强于此一时期陆续入藏。

  陈子彝先生及先生诗稿

  子彝先生,生于1897年,原名华鼎,以字行,号眉盦,江苏昆山人。为传统士大夫之余绪,亦是海上名士。喜收藏,能诗文,长于篆刻,善识钟鼎、甲骨文,精于古籍版本鉴别。著有《汉字检字法》《中国纪元通检》《十进分类法》《中央大学区立苏州图书馆图书分类法》《著者号码编制法》及《日本图书馆事业一瞥》《寰宇贞石图目录》《心经显诠》《眉厂诗稿》《眉厂印存》等,比肩于杜定友、吕绍虞、钱亚新等图书馆学先驱。1967年4月23日,卒于馆长任上。

  徐恭时先生及先生手书自传

  恭时先生(1916-1998),别署清秋,号慰芹楼主,浙江平湖人。恭时先生对版本目录、图书分类、资料编撰俱有建树,在图书馆界独擅胜场。1954年入职本馆,先后担任编目组、资料组组长、参考咨询部主任。多方奔走,从古旧书市场广购古籍,偶遇市场抛售,不及挑选即整箱买下,以致当时报纸称上海师范学院图书馆四处“抢书”。

  恭时先生还是全国有影响的红学家,他带动上海师大成为当时红学研究的重镇,与徐扶明、魏绍昌及邓云乡并称“上海红学四老”。1982年9月,上海师大及校图书馆协助中国红学会举办“全国《红楼梦》学术讨论会”,其中穿针引线,呼朋唤友,徐恭时先生功不可没。他还主持了以校图书馆藏本为主的“《红楼梦》图书资料展览会”。展览会以内容丰富和学术含量极高而受到与会红学专家的高度评价。周汝昌先生认为:“这是从1962年为曹雪芹200周年祭而举办的纪念展览之后的又一个重要展览会,不妨说,它是带有‘总结’和‘标志’性的红学活动形式”。冯其庸先生称赞说:“这是继1963年纪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展览以来的一次内容最充实的展出,内容丰富,资料齐全,非常值得一看。” 

  1982年全国《红楼梦》学术讨论会信封

  及部分代表签名

  而今,我校图书馆共收藏各类古籍约1.5万余种,近12万册,其中善本1300余种、1.3万余册,在上海地区高校图书馆中,仅次于复旦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而居第三。在明清地方志、清代别集以及词学、书目学、红学文献等方面形成鲜明馆藏特色,奠定了今天上海师大图书馆古籍馆藏基本格局和在上海乃至全国高校图书馆独树一帜的地位。礼吾、子彝、恭时诸先哲功莫大焉。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十数万册古籍中,有一部分属于捐赠而得。如江苏南通王守仁先生家属捐赠178种;我校资深教授罗君惕先生家属捐赠116种,罗氏乃文字学名家,所捐赠之古籍学术特点鲜明,足成专藏;首任校长廖世承先生捐赠42种;陈子彝先生捐赠20种,其中《眉庵印存》系陈氏自编钤印稿本。

  筚路蓝缕,玉汝于成

  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古籍经历了载体形态、装帧形式、刊印方式等演变,形成了古籍文献本身的丰富特点。由于古籍文献自身的特点以及古籍书目数据所反映的古籍著录各项内容的复杂性,使得在现代编目过程中,准确描述和反映古籍从内容到形式的各项表征,是为一项艰巨而繁重的任务;也使得与普通中文图书编目及书目数据库建设相比,古籍书目数据库建设有其更加困难的一面。

  20世纪90年代以来,图书馆进入信息化建设发展快车道。馆藏古籍的整理与利用也搭上信息化发展的便车。在吴志荣、林雅萍等先生主持下,着手古籍机读目录建设,利用计算机对馆藏古籍进行编目,将建馆以来以手工编制的古籍卡片目录形式提供的古籍信息,转化并建立自己的书目回溯数据库。

  时任图书馆班子会同参考咨询部工作人员和编目员,认真论证,充分考虑书目数据标准化的要求,并结合馆藏古籍实际情况,拟定古籍书名卷次、其他题名、著者、版本形态、装订制式、版本依据、馆藏信息及附注等古籍著录内容及工作流程。这项工作持续数年,为广泛利用和深度揭示馆藏古籍,打开了便利之门。

  始于初心,成于坚守

  珍贵古籍名录

  历史的车轮驶入新世纪,图书馆相继迎来郑克鲁、曹旭、俞钢及刘民钢等主事者,图书馆古籍整理与保护工作也迎来新机遇。2007年,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古籍保护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07]6号),国家有关部门启动了“中华古籍保护计划”项目,其中全国古籍普查登记是实施该计划最重要的基础性工作,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由政府组织、收藏单位参加最多的一次全国性古籍普查登记工作。次年,时任图书馆馆长俞钢教授建议组建古文献特藏部,新辟“古文献精品陈列室”,建设古籍数字化室及修复工作室。2009年,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获批成为首批“上海市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和第二批“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是年,委派陈金林先生带领团队克服专业馆员短缺等困难,对徐汇、奉贤两校区图书馆所藏全部古籍进行全面清点。与此同时,作为国家“中华古籍保护计划”项目之一,本馆全面启动馆藏古籍普查登记工作。按计划扎实开展馆藏古籍保护工作,建立一系列规章制度,完成馆藏古籍定级工作,申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和《上海市珍贵古籍名录》,对珍贵古籍重点保护。

  我校获批成为首批“上海市古籍重点保护单位”

  和第二批“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

  2010年,在对馆藏“家底”全面摸清的基础上,为挖掘和展示馆藏古籍文献的价值,满足读者品鉴之需,出版了由俞钢教授主编的《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馆藏精品图录》,时逢建校56周年,献上了一份属于图书馆人自己的厚礼。

  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藏善本古籍数据库

  2014年,图书馆启动古籍保护性开发,胡振华副馆长协调馆内技术力量,多部门联动,完成“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藏善本古籍数据库”建设,有效缓解了古籍藏与用的矛盾。2015年,又通过多方呼吁,完成馆藏古籍书库硬件设施改造,加装恒温恒湿系统,完善书库安防系统,大大改善了古籍保存环境;同年,购入全樟木书柜,完成了善本古籍书柜的更新换代。

  书库与阅览室略景

  随着上述工作的有序推进,馆藏古籍普查工作也迎来攻坚之年,至2016年,获得全部馆藏古籍基本数据。此后,历经三年的数据修正与完善,至2019年年初,将《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普查登记目录》初稿逐级提交上海市古籍保护中心和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审核,是年5月,初稿审验通过后,交至国家图书馆出版社,进入出版程序,12月份最终顺利出版。值得一提的是,这项工作的一个副产品是根据普查的结果,对既有古籍机读书目的卷次、版本及著者等信息元数据进行了修正,最大程度保证了书目检索信息的准确性。

  滑动查看更多

  《登记目录》书影

  业已出版的《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普查登记目录》,由赵龙博士带领孙麒、李玉宝、谭燚、唐芳仙、黄影菁、戴建国及石晓玲等同仁,前后历经十年,最终完成。收录馆藏全部汉文古籍(1912年以前)共7657部、6.5万余册,详实著录普查登记编号、索书号、题名卷数、著者、版本、册数、存缺卷等信息。书中所著录的馆藏古籍中,不乏如元至元六年(1340)庆元路儒学刻元明递修本《玉海》、明吴县赵均影宋抄本《古文苑》、明末抄本《水利集》、清嘉庆十年(1805)稿本《先贤谱图》等海内外孤本,均为中华文化古籍中的璀璨珍品,真实揭示了上海师范大学的古籍收藏实际,映射出上海师范大学深厚的文化底藴,具有很高的目录学价值和重要的存史意义。

  2010年、2018年古籍文献部工作人员及赵龙博士

  “睹乔木而思故家,考文献而爱旧邦”。历代师大图书馆人以开放之胸襟、敏锐之视野,集腋成裘,聚成今日之馆藏古籍宝库。为深度展示这些古籍,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师大建校65周年献礼,段鸿书记和贾铁飞馆长倡议于2019年10月举办“文苑稽古——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藏珍品特展”。此次展览为图书馆史上首次善本古籍实物展,撷取古籍芳苑中数十朵良葩,按古籍版本为经线,分稿本、抄本、刻本、活字本及套印本,又据刊印时间为纬线,将本馆所藏之精品呈现于观者面前,期以窥斑见豹,一叶知秋,将师大深厚文化底蕴呈现于一隅;亦藉此向更多师生打开一扇扇通向知识殿堂之窗扃。

  2019年古籍特展合影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普查登记目录》的顺利出版,是学校、图书馆历任领导一贯以来对古籍保护事业大力支持,院系诸多学者精心指导以及历代图书馆同仁坚守初心、执着追求的真实写照,也是我校建设高水平大学历程中不断增强文化软实力的又一座里程碑。而诸多先哲嘉言懿行,仍闪现眼前,绵亘如新。光阴荏苒,前贤时哲甘于奉献,默默前行的精神成为值得继承的珍贵遗产。岁月迢迢,图书馆珍藏的《上海第一师范学院古籍及旧书借书单》、《上海师范学院图书馆科学研究集体借书申请单》等借书单,虽纸质泛黄,然其登载之名氏如胡山源、罗君惕、马茂元、魏建猷、徐光烈、许威汉、段绍伯、梅希泉、曹融南、潘大勋等俱是我校扬名学界的学术名家,与图书馆的前辈一起,共同成为学校初创时的伟大建设者,值得师大人永远敬仰与怀念;他们彪炳史册的学术成就与非凡贡献,如同图书馆前的苍天大树,为师大后人遮风挡雨。当我们走过时,仍可以感受到树荫下的那一丝清凉。